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Yahoo奇摩登入 Facebook登入    加入會員 忘記密碼 我的健康諮詢


專欄文章

【從「水」的觀念述仲景先生傷寒論六經證治(一)】
 
分 類 臨床經驗 發表日期 2014-12-03
作 者 羅秀琳中醫師  服務院所 羅秀琳中醫診所 
關 鍵 字 傷寒/五苓散/
 

前言:陽光、空氣、水是宇宙動植物生命的基本元素,三者相依互存。陽光、空氣的稀厚濃度、可以決定水之質量,而直接影響動植物之生機。如月球、火星、地球之南北極因陽光空氣稀薄,不是乾硬如鐵及凝結若冰塊,寂靜如死地。地球上今約六、七十億的人口,及無法計數的動植物,皆須仰賴水而生存。自古人類農牧亦是逐水而居。水的學問則是博大精深,非我們目前可以完全了解,僅「本草備要」記載之水就夠我們玩味無窮,如(逆流洄瀾水、急流水、甘瀾水、井泉水、百沸湯、陰陽水、黃 水、露水、臘雪水、冰、地漿水),水在人體組織約佔百分之八十,比例多寡優劣及調解情況直接關係人體之健康,諸多例子如斷絕食物多日然因有適量的水飲用而存活(本人曾為西班牙籍門生求健康斷食,僅飲適量的水經十日安然無恙)。人體除角化的毛髮、爪甲未含水分,餘如淚、耳垢、鼻涕、口涎、尿液、糞便、血液、汗、淋巴液、婦人月經、男人精液、攝護線液、乳汁、膿汁、酵素、膽汁、胃酸等等皆屬水的範圍。古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其實是正反益損同相依,萬般事乃由矛盾而生存,生死消長循環不已,自然界生生不息的現象。所以人體器官若健康則能正常對水制化轉變調節,而達到供應需求之常態,反之若患某種疾病,則有口渴飲水仍渴不止、或不能釀汗或大汗淋漓、或小便短少、或淋瀝、或尿不止、或熱結旁流、以及如水停上、中、下焦而脹滿喘逆,或水流四肢腫脹沈重疼痛、水積 下成痰飲,及老年體衰口乾飲水不能轉化成津液,反成稠痰黏液唾之不已,或如如糖尿病患三消症狀等等上述諸症候非水氾濫之過,應責人體病變制化失調之因,百般病態變化無窮,隨人體之進化,生活形態的變遷,疾病更趨複雜,人類雖苦心研究其結果,但若能查其因求其本,去繁求簡,崇尚仲景先生辯證論治,嚴謹的處方用藥精神,諒受益無窮。 仲景先生「傷寒論、金匱要略」臨床著述為中醫藥奠定了最俱科學真實之典範,其不因時空變換,人類生活習性的更替,及地域之差異仍歷久而彌新,令人敬而仰之,我們應互為勉勵窮研學習,始不愧對眾生於疾苦中之期望。仲景先生論述浩瀚,本人學淺僅擇下列數方與同道共研討之。 一、五苓散—傷寒論太陽上篇原條文: (一)「太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煩躁不得眠,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渭渴者,五苓散主之。」 【註解、組成、煎服法、方解】: 註解:太陽病發汗後或大汗出,皆令人津液內竭胃中乾,煩躁不得眠欲得飲水,負少少與之,以滋胃燥令胃氣和則可愈也;倘與之飲胃仍不和,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則是太陽表邪未罷,膀胱媔慾w成也。經曰:[膀胱者津液之府,氣化則能出矣],今邪熱燻灼,燥其現有之津,飲水不化,絕其末生之液,津液告匱,求水自救,所以水入即消渴而不止也,熱渴止而小便利矣。張兼善曰:脈浮身有微熱而渴,乃表邪未得全解,朮澤二苓之淡滲,化水生津以止燥渴也。喻昌曰:脈浮當用桂枝,何以變用五苓耶,蓋熱邪得水,雖不全解,勢必衰其大半,所以熱微兼小便不利,證成消渴,則蓄飲證具,故不從單解而從兩解也。凡飲水多而小便少,謂之消渴,媦鷇撞惜ㄔi單用桂枝解肌,故兼以利水,為五苓有全功耳。 (二)「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裡證,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註: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者,是有表證也;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是有媄狺]。今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水入不消,上逆而吐名曰水逆。緣其所以吐之由,則因邪熱入堙A與飲相博,三焦失其蒸化,而不通調水道,下輸膀胱,以致飲熱相隔於上,水無去路於下,故水入則吐,小便必不利也,宜五苓散率甘淡滲之品,外解內利,多服煖水令其汗出尿道,則表婼抶悃o。方有執曰:欲飲水者,燥其而渴,希救故也,水入而吐者,伏飲內作,故外水不得入也;蓋飲亦水也,以水得水,湧泉而為格拒,所以謂之水逆。 組成、服法、方解、禁忌:〔五苓散方〕—豬苓大八銖去黑皮、茯苓十八銖、澤瀉一兩六銖、桂(桂枝)半兩,又五味為散,更於臼中杵之,白飲和方寸七服之,日三服,多飲煖水,汗出愈。(銖之重量為兩之二十四分之一,即二十四銖為一兩;醫方集解:雜病當用桂,傷寒證中表未解者仍當桂枝,兼取解表。白飲:按為稀粥上層之湯。)乃太陽邪熱入府,水氣不化,膀胱表媄臚],一治水逆水入則吐,一治消渴,水入則消;夫膀胱者,津液之府,氣化則能出矣!邪熱入之與水合化為病,若水盛於熱,則壅不化,水蓄於上故水入則吐,乃膀胱之氣化不行,至小便不利也;若熱盛於水,則水為熱灼水耗於上,故水入則消,乃膀胱之津液告竭,致小便無出也;兩證皆小便不利,故均得而主之。若小便自利者,不可用也,恐重傷津液,以其屬陽明之堙A故不可用也;由此可知五苓散非治水熱之專劑,乃治水熱小便不利之主方也。君澤瀉之鹹寒,鹹走水府,寒勝熱邪,佐二苓之淡滲,通調水道,下輸膀胱,則水熱並瀉也,用白朮燥濕,健脾助土,為之提防以制也,用桂之率溫,宣通陽氣,蒸化三焦以行水也,澤瀉得二苓下降,利水之功倍,則小便利而水不蓄矣!白朮藉桂上升,通陽之效捷,則氣騰津化,渴自止也;若發熱不解以桂易桂枝,服後多服煖水,令汗出愈,是知此方是知此方不致停水小便不利之堙A而猶解停水發熱之表也。 (三)臨床治驗—1、心臟水腫(心室肥大),面浮、四肢水腫、小便短少餘瀝、喘咳不能平臥、劇動尤甚、舌膩白或肥厚、胸悶心悸、脈沉弦短促,以本方改為湯劑,肉桂沿細末沖服,加上黨參一兩、泡黑附子、炒杏仁三錢、佛手三錢、薑厚樸三錢、丹參五錢、田七粉三錢沖服,另活鐵烙二至四兩炒淬白醋先以水先煮沸約半小時,後下其他諸味藥,煮成全水量之三分之一,做兩次溫服,約相隔三小時,此方愚數十年來施治中輕度患者效甚佳,療程由兩個月至半年不等,每日一劑或隔日亦可。2、急慢性腎炎(水腫、發熱、小便少而色妄或如常、蛋白尿、尿素氮偏高)。急性者以散改為湯劑,仍用桂枝取汗,,加金錢草五錢、金線蓮三錢、牡丹皮五錢、冬瓜仁一兩、黃柏三錢、萆薢五錢,以水煮成三分之一,另飛琥珀一錢、飛滑石六錢合成沖藥湯同服。急性期皆因風寒外感或泌尿系統細菌、劇毒性藥物、食物及皮膚嚴重燙灼傷而來,不欲速治則有演變腎衰竭之可能;而治之不當轉變成慢性者,症狀則亦變化多端,以目前接受洗腎求生之人數,使人不寒而慄。3、慢性腎炎(慢性者已使器官損傷,或引起其他器官之病變者皆難痊癒:若腎未萎縮,蛋白尿、尿素氮未超過界線,體能尚佳,配合約束者可治癒率大。)五苓散或湯液皆可,桂枝易肉桂為末沖服,加上黨參一兩、生晉耆一兩、麥門東五錢、五味子一錢五分、黑杜仲三錢、巴戟天三錢、肉蓯蓉三錢、菟絲子五錢、生山果粉五錢沖服、金線蓮三錢、炒內粉兩錢沖服、存仁阿膠三錢沖服、治本證少用辛辣苦寒冷利藥,如長期服用豬苓、澤瀉須考慮減量或改用牡丹皮、冬瓜仁、意志仁等等,近年因大中型醫院都備有洗腎機,經腎臟專科醫師之確定,樂意接受者居多,中醫治療腎臟病之本領,反被責為處成腎臟病變的禍首,令人心寒。本並有從外因、內因,而內因居多數,如由他病之轉變、不正確之生活飲食習慣、後天免疫不全、長期服用固醇藥、稀釋劑、利尿劑等等,今昔在臨床上最大差異者,一則能給予治痊癒,另則是控制性,需服藥至生命的終極點,壽命增長了,帶病延年死去活來,生命的意義何在?悲哀啊!4、風寒型腸胃炎(發熱、水瀉、口渴、嘔吐、小便不利、舌膩白、脈浮弦滑,微脹氣腹痛);此證與傷寒論所述者最相近,臨床常見者,而好發與幼童,一般父母或患者對發熱、嘔吐、口渴飲水隨即吐盡最心急,愚以少量白稀粥汁拌五苓散末如糊狀抹於口中吞嚥,待約半小時未見嘔吐,始令飲酌量之溫水,脹浮表證者必汗出熱漸退,可約隔三小時服之,已不嘔吐者可直接拌白粥汁飲服,在飲適量之煖水,前諸症狀三日可癒,無須置疑。5、尿酸性痛風(本症狀之因體質及飲食偏好有密切關係,平素即屬新陳代謝不良,又嗜食動植物內臟、蝦蟹墨魚及黃豆製品、啤酒等含高蛋白,而致嘌呤囤積支端關節,紅腫灼熱疼痛,尿酸高、口渴、小便黃,中醫謂濕熱內蘊流注四肢肌肉關節,故可稱水分代謝失調之因),於臨床治此證常以五苓散為基礎方,配合白虎湯、四妙散(湯),每獲預期之效果,五苓散改為湯劑,肉桂用桂枝,白虎湯重用石膏二至四兩先煮約二十分鐘,四妙中之蒼朮、薏苡仁利濕發汗利濕之效果最佳,黃柏除下焦利濕堅腎利關節、加舍銀花、地蜈蚣、生地黃、淨地龍能涼血利尿消重止痛、加全當歸、白芍、川紅花宣木瓜、川牛膝、紅骨蛇、威靈仙、秦艽可活血化瘀,促使末稍之代謝,盼同道姑且採信之,使知言而不假;以五苓湯在重用石膏、薏苡仁、黃柏能降尿酸是絕對性的,於如萆薢、防風、滑石、車前紫、龍膽草等皆可依症狀之情況增減施用。 二、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湯、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原文:傷寒論太陽中篇 (一)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之表證,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停飲之媄牷A設未經汗下,則是表不解,而心下有水氣,當用小青龍湯汗之,今已經汗下,表裡俱虛,小青龍湯非所宜也,故用桂枝去芍之酸收,避無汗心下之滿,加苓朮之燥滲,使表裡兩解,則內外諸症自愈矣。 (二)傷寒若下吐後,心下逆滿,氣上衝胸,起則頭眩脈沈堅,發汗則動經,身為振動搖者,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主之。註(原文):脈沈堅是其人必素有寒飲相挾而成,若不頭眩以瓜蒂散吐之,亦自可除,今起則頭眩,是又為胸中陽氣以虛,不唯不可吐亦不可汗也。如但以脈之沉緊為實,不顧頭眩之虛,而誤發其汗,則是無故動經表,更致衛外之陽亦虛,一身失其所倚,故必振振而搖也,主之以苓桂朮甘湯者,滌飲與扶陽並施,調衛與和榮共治也。前方即以苓桂朮甘湯而有生薑大棗,其意專在解肌,利水次之,故用生薑大棗佐桂枝以通津液取汗也。 【煎煮、服法、方解】: 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湯方如桂枝湯煎服,為汗下表不解而心下有水氣者之治法;苓桂朮湯以水六升煮三升去澤分溫三服(按:以水煎成半量,分三次溫服),身為振振搖者,即戰身搖也;身振振欲擗地者,即戰振欲墜於地也,二者皆為陽虛失其所恃,一用此湯,一用真武者,蓋真武救青龍之誤汗,其邪已入少陰,故主以附子,佐生薑苓朮是壯裡陽以制水也;此湯救麻黃之誤汗,其邪尚在太陽,故主以桂枝左以甘草苓朮,是扶陽以滌飲也。愚按:此兩湯方因條文所述不多,方藥組成簡單,常易使人忽略其價值,甚多疾病僅注重其初發作期,而症狀之轉機、待發性、殘留症及患者之宿疾,則罔顧之,而促成如慢性氣管炎,胃擴張、慢性腸炎等,所謂治病求其本而逐其根,如汗下後表不解而心下有水氣,用桂枝湯去芍藥,加苓朮之燥滲,使表堥漈恁A則內外諸證自愈。又如傷寒若吐、下後、心下逆滿、氣上衝胸、起則頭眩脈沉緊,應辨知為胸中陽氣已虛,不為不可吐亦不汗,是其人必素有寒飲相挾而成,以為實不顧頭眩之虞,而發其汗,則是無故而動經表,更致衛外之陽亦虛,一身所期倚,故必振振而搖也。此症狀以現代臨床亦常見之,即水分停滯中焦,壓迫胸腔、胃淋巴管進而影響心臟之搏動,心臟搏動異常異常使血管之血液流量,然後致腦血管缺氧血缺氧之症狀,頭為諸陽之會,今胸中陽氣已虛水停中焦,始有戰振身搖之現象,及頭部缺血與氧乃肇因於水飲停滯,阻礙血液之運行,治法為滌飲扶陽並施,並可胃水停中焦之治法。註:(心下逆滿,氣上衝胸因水飲充於黏膜,致胃氣不能生降使然。發作則頭暈眩。發汗則動經,身為振振搖者陰陽氣已虛,若再汗則重傷其血脈,致身體搖擺不能控制。停滯按為不能氣化下行或散佈組織,水飲入而內蓄滯留,從脈沉緊而之其人必素有寒飲相挾而成。) (三)臨床治驗— 1 、桂枝湯去芍藥加茯苓湯方:常見體質虛弱,腸胃功能消化不良,若遇風寒即胃痛脹滿,小便不利,如素胃擴張、胃下垂、消化遲緩宿食證者,宜以此方治之,表證雖未癒但以致寒飲為先,停飲化水氣消小便自利,溫陽化飲自能解肌發汗,原如桂枝湯方諸證亦解矣!本方取停飲之媄玼艅I緊為急,捨頭項強痛等證於後,此即仲景先生治病緩急先後,及捨證取脈或捨脈取證變通法則;今臨床亦可加砂仁,木香、佛手柑、羌活、防風等溫陽利氣化飲之品。 2、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方:此湯乃救麻黃湯之誤汗,其邪尚在太陽,本方主要是在扶表陽而滌陰也。臨床用之甚廣,此方乃水停中焦,症狀如心悸怔忡、起立眩暈、內耳神經不平衡(美尼爾氏症)、貧血性心悸頭眩。1、本方加路黨參、晉黃耆、內金、廣陳皮、砂仁、泡黑附子等可治胃擴張、下垂之噯氣宿食噁心,感冒過服峻厲藥產生之各症狀,服之其宜。2、內耳神經不平衡之眩暈以本方加川天麻、澤瀉、薑半夏、泡遠志、九節菖蒲、晉黃耆等,效果顯著。3、本方家四物湯名「連珠飲」可治貧血型暈眩心悸怔忡,再加路黨參、五味紫、丹參、柏子仁、炒棗仁、熟田七粉等可至心臟瓣膜閉鎖不全、拖垂之心律不整,胸悶、呼吸短促,療效穩當。註:諸多疾病醫者僅治其標,而不察素有寒飲滯留腹腔肋膜淋巴組織間,若但以脈沉緊為媢磞茼R下法治之,乃犯重虞之治也。 三、生薑瀉心湯方、半夏瀉心湯方— (一)原文:傷寒汗出解之後、胃中不和心下痞鞭,乾噫食臭,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生薑瀉心湯主之。話:、、、其人平素胃虛,兼脅下有水氣,即不誤下,而餘熱亦乘虛入堙A以致中不和,穀氣不化,故心下痞鞭,乾噫食臭也,水氣不行,故腹中雷鳴下利也,主以生薑瀉心湯,其意重在散水氣之虞痞耳。程知曰:此為汗後未經誤下,心下痞鞭,水飲博聚者,立治法也,外邪雖解,然必胃氣通和,使得脫然無恙,汗出解後胃中不和,飲食博結,故心下皮鞭,中焦不能消穀,故乾噫食臭,土弱不能治水,故脅下有水氣旁流,腹中雷鳴者,搏擊有聲,下利清濁不分也,故於瀉心湯內君生薑以散之,法在主取其熟而和胃也。 1、生薑瀉心湯:組成、煎法、服法、方解—甘草兩三兩、人參三兩、乾薑一兩、半夏半升洗、黃芩三兩、黃連一兩、生薑四兩切、大蚤十二枚擘。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方解:生薑瀉心湯者奇異重在散水氣之痞也,生薑半夏散脅下之水氣,人參大棗補中州之土虛,乾薑甘草以溫奡H,黃芩黃連以瀉痞熱,備呼虛水寒熱之治、、、。按:本文二瀉屬五瀉心湯之部分,瀉心湯皆治外證未解而誤下、下之過早、復下、反下治之失當,傷及胃致心下痞之症候,然因其外證及內在宿疾體質各異,故臨床施治必依其脈證,如以輕下法、溫下法、和法、消溫和法、清法等、、、,皆不得苟且,舉大黃黃連瀉心湯方之煎服法:以麻沸湯二升漬之,須臾絞去滓分溫再服。按麻沸乃以滾沸如麻之湯,漬大黃黃連須臾絞去滓,僅得其無形之氣,不重其有形之味,是取其氣味俱薄,不大瀉下,父子瀉心湯中之三黃之煮法亦如此,但附子別煮汁,其義在瀉之意輕,服陽之意重也。按五瀉心湯治痞證,皆不離黃連,時雖非君藥,但終究治痞非黃連不可,雖有熱、虛、氣、水、痰飲仍是因誤治所致的「內熱」,與今之胃炎所呈現之症候類同,可知黃連治胃炎之內熱必用之品。愚以本方之慢性腸胃炎之脹氣、腸鳴腹瀉大便水樣或稀狀,口中有異味、胃嘈嚨呃逆、反胃食少,按胃腕如有硬物、脅下軟如氣遊走、下利五六次,下利前腹中有咕嚕聲、微感腹痛,下利近若常人,但反覆發作,乃延綿數月或一年以上亦有之,與今之功能性、急躁性腹瀉頗相似,愚常以本方加上蜜秋白朮、砂仁、夢香、目香、炒內金、白茯苓等、、、增減適用。欲使之痊癒對冷冽水果、冰水、生蔬菜須忌食,以熟食清淡亦消化之食物為主 2、半夏瀉心湯:組成—半夏半升洗、黃芩三兩、乾薑三兩、人參三兩、黃連一兩、甘草 三兩、大棗十二枚劈。煮法: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在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按此條文論述其繁雜,不意解其真義,實為傷寒太陽兼少陽裡不成實者,如述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此為虛熱氣逆之痞,即有嘔而發熱之少陽證,財胡湯亦不中與之,仍應治痞,程應旄先生曰:瀉心雖同,而證中具嘔,則功專滌飲,故以半夏名湯也,曰瀉心者言滿載心下清陽之位,熱邪挾飲尚未成實,故清熱滌飲,使心下之氣得通,上下自無阻留,陰陽自然交互矣。故此證亦因誤治,治水不化而成停飲,阻礙胃中液體之分泌,停飲久之必產生污穢之氣而成痞。本方之煮法特殊,一煮再煮至十分之三,幾成釀法,如汪琥先生曰:少陽病誤下,邪在半表半堜~陰陽之煎,而以此法煮之,始能奏效。遇臨床擅以治慢性病胃炎之脹氣、噁心嘔吐、胃擴張,下垂消化遲緩吞酸吐水,或十二指腸潰瘍之患者又患外感風寒發熱胃脹氣反胃嘔吐,隨症狀變化可加紫蘇葉、厚樸、白茯苓、砂仁、陳皮等、、、,今濃縮劑用沿十二指腸潰瘍可加川田七、玄胡、鬱金、內金、海螵蛸、豬膽汁、佛手柑等效果頗佳。— 本文未完待續]  


點閱數
3673 人
感謝: 感謝羅秀琳中醫師投稿本網站,轉載請取得原作者同意。



其它相關主題的文章:
從免疫系統談急性虹彩炎的中醫治療(二)[ 羅瑞陽中醫師 ]
猛爆性肝炎[ 林小田中醫師 ]
黃疸[ 鄭振鴻中醫師 ]
脂肪肝[ 鄭振鴻中醫師 ]
中醫藥概論[ 鄭振鴻中醫師 ]
【30年重症肌無力病例醫案簡析】[ 鄭文裕中醫師 ]
《金匱要略》中與「煩」 、「煩躁」或與情緒相關的條文討論[ 秦佳鈴醫師 ]
《傷寒論》中出現「煩」或「煩躁」的條文整理[ 秦佳鈴醫師 ]
抽筋是怎麼一回事?(part II--中醫的想法)[ 秦佳鈴醫師 ]
婦女尤必問經期?為什麼一定要問?[ 林佑彥中醫師 ]
其它還有相關主題的文章93篇


您們的身心健康,是妙吉祥的成就
仁醫仁術,專業用心
以仁行醫•以心濟世
京禾真好,健康更好
薇竹中醫,以你為主
中醫中藥 臨床經驗
食療藥膳 疾病症狀
保健養身 生活飲食
婦女小兒 美容美體
不分類 專題討論
醫言堂 醫事論壇
學術研討 內科
外科 小兒科
婦產科 骨科
神經外科 泌尿科
耳鼻喉科 眼科
皮膚科 神經科
身心科 復健科
整形醫美 自然醫學
另類療法 藥物醫材
護理 長期照護
醫藥保健 健保與制度
臨床經驗 疾病症狀
口腔保健 另類療法
人工植牙 牙齒美容
齒顎矯正 不分類
健康促進 呼吸照護
造口照護 慢性傷口
管灌飲食 失禁問題
口腔保健 藥品使用
復健治療 營養/體重控制
輔具選擇 跌倒預防
社福資訊 機構選擇
居家照護 機構照護
日間照護    
    





Copyright © 5151 線上健康照護聯盟 「本網所提供的健康諮詢,無法取代醫師之當面診斷,亦無法提供醫療行為,若遇疾病仍請儘速就醫」 服務信箱: 寫信給我們